详细新闻
面对委屈,寻找教师的应有姿态

青年 教师论坛

面对委屈,寻找教师的应有姿态

职场中的委屈是难免的,教师也不例外,我们不能因其发生的必然而漠视对受委屈者的关注

 为此,《中国教育报》组织了教师和学者对教师的委屈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。各方都认为,那把关键的钥匙还在教师手中。面对委屈,自怨自艾不是教师的应有态度。有容人之量,自我调整,或许可以使职场中教师的委屈减少或消解。

 

  成绩单带来的连锁烦恼

 考试、阅卷、……大家盼望已久的成绩单终于亮相。有的欢欣,有的丧气。

 晚上刚端起饭碗,一位家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:“我孩子的语文成绩这次怎么只有48分啊!”口气中满是责备。我只好耐心地解释说,自己刚接这个班级,对学生还不太了解。再有,父亲病危,自己请假了十多天,耽误了课。假满返校,刚上一个月的课,父亲去世,自己又请假十多天。其他老师代课也难免让学生课程衔接得不太好。这次学生成绩不好,责任全在我自己。

 家长挂了电话,我也没了胃口,心中对父亲、对学生都满是愧疚。我匆匆忙忙处理完丧事,就赶着去上课,接着就是期中考试,自己教的两个班级语文平均成绩比别的班级低了十多分。自己没尽到职,愧对学生!

 第二天在学校,我正在备课,校长要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。推门而入,校长一脸严肃,一字一顿地询问道:“你在校外办班没有?你有没有私带学生?”我诚惶诚恐地说:“没有!”我想,自己哪有时间办班带学生啊。校长定定地看着我,好像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:“学生反映你上课匆匆忙忙的,备课好像不充分。”校长瞟我一眼,手里端着茶杯,“还有,这次期中考试的范围,学生反映说你也没告诉他们。”最后,校长冷冷地对我说,“你去跟学生解释一下,回去吧。”我连连答应校长,狼狈地退出校长办公室。

 晚上到年级组办公室,刚坐下来要备课,其中的一个班主任坐到我身边:“某老师,我们班某某学生数理化都很好,这次语文不及格。要是语文成绩好一点,他的综合成绩就上了个台阶。”她虽然没责备我,说话也很委婉,我还是听出来了,语文成绩拖了她班里的后腿,让她在学校和家长面前很没面子。我一听,只好赶快解释和检讨。

 我想,主任还没找我呢……

 思考

 教书20年来,我还没这么难堪过。静下来想想,这能怪家长、校长和班主任吗?当然不能。对于教育工作来说,我们应该对学生的将来负责。回忆自己的教书生涯,我把学生时刻放在心坎上,经常是一身疲惫回到家中。对父母,我也未能很好地尽孝。现如今这种状况,委实觉得自己有些不值。

反过来再想,老师的压力都已这么大了,那学生和家长呢?还是相互体谅,互勉互励吧。

“路正长,夜也正长,我不如忘却,不说的好吧。”我暗暗地安慰自己。(浙江省瑞安中学  黄本东)

 

本该拯救的“堡垒” 
  前几天,偶然见到多年前我教过的一个学生,我们说了几句话。从他的神态上看得出,他感到很愧疚,愧疚念书时没有好好学习,无颜再见昔日的老师。但他并不知道,比他更该愧疚的是我,因为正是我导致他初中二年级就辍学了。
  这要从20多年前说起,那时我第一次当班主任。我工作很热心,全心全意考虑学生,管理的效果也不错。
  但在学校领导的班级评价标准里,有意无意之中,往往是他们对班主任的印象比班级的实际情况更能起到决定作用。一个深得领导赏识的班主任,其班级状态好,领导会认为很正常,是班主任管理得好,是主观努力的结果;状态差,领导会认为是学生素质太差,是客观条件决定的。领导不太欣赏,尤其是领导不屑一顾的班主任则正相反,班级状态好就归因于学生,差则归因于班主任的管理能力。我属于后者,所以,尽管我很努力,却从未得到领导的正面肯定。一次又一次涉及班级荣誉的事,无论是单项的,还是综合的,我们班总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。学年末统考,6科中我们班有4科的成绩都很优秀,班级总成绩也非常不错。同学们都为这好成绩而群情振奋,学校领导却居然没理会。
  但学生的集体荣誉感是本能而强烈的,我感到没法向学生交待。我对学生说,等下学期换个班主任,该得到的荣誉就都会得到。我的责任心就是在这样的“清醒”中开始走向泯灭。
  事情就是奇怪。伴随着领导的半信半疑当了一个学年班主任的我,暑假后再开学时坚决不当班主任,领导却认定了我非当班主任不可。我在无奈中又接了二年级的一个班。
  由于心灰意冷,我这次的投入明显不足,基本是严管一周,放松三周,如此循环,保持平常状态,不出大问题即可。
  当时,班里有六员“大将”常常制造麻烦。如果有足够的热心,我自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他们。但我没有了那份热心。于是,我采取了不该采取的“瓦解堡垒法”对付他们。经过两天的观察,我就是从几天前见到的这位同学身上找到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弱点,首先拿他开刀。不到两周,他就不读了。接着,我的战术又导致两员“大将”退学,还有一员转学了,剩下两员再也闹不起来。六员“大将”的问题就被我这样“解决”了。
  当时的我醉心于对学校发泄一点不满情绪,没有想得过多。今天重见昔日的学生,心里产生了一种难以排遣、也无法乞谅的负罪感。当时,那六员“大将”都是毫无升学希望的,但教师的责任不在于顺乎学生的自然,而在于尽最大的努力,把看似没有希望转变为可能。如果我当时尽了责任,说不定其中哪一员的人生前程会是另一番景象。
  遭遇不公的教师一定不要忘记“责任”二字。对于一个真正合格的教师来说,其他的一切都应该置于责任之下。我们肩上担负的,与其说是一份事业,不如说是千家万户孩子的人生前程,一旦耽误和损失了,将是终生难以弥补的。所以,说“责任如山”一点都不过分。
  正因为我的计较,有负于公正,最终把愧疚留给了自己。其实,真正的负责任者应该正确面对、进而驾驭和战胜这些人生中的不如意。

思考

如今,我远离讲台、远离班主任工作也快20年了。自责的同时,我也心生一些想法。
  有时候,名利的事只是让人感到气愤而已,最好的办法还是吐露出来。不妨直接找领导把话说开,这样不仅能化解很多误会,也免得留下可乘之隙。
  学校在涉及荣誉、待遇、分工等问题时,一定要力争公平公正,至少不能人为地扭曲衡量尺度。因为即便是小处的偏差,也容易产生大面积的消极作用。而消极因素一旦日积月累,必然导致学校凝聚力的丧失。要想做到公平公正,领导就必须深入实际,体察下情,倾听呼声,这样才能准确把握得失利弊。
  我也想对那些汲汲于名利的老师说,爱惜和追求荣誉是一种积极的心态,无可非议,但必须以真才实学和诚实努力去争取,而不应该投机巧取、搬弄是非。否则,永远都是得不偿失的。

(吉林省扶余县增盛镇职中  刘淑珍)

 

委屈和幸福同行

 在现实生活中,尽管我们都在追求幸福,但感觉幸福的时候却非常少;尽管我们都想回避委屈,但感觉委屈的时候却非常多。事实上,委屈与幸福总是结伴而行,当我们有了好的心态与应对方法时,幸福会越变越大;反之,委屈则会越变越大。
  有多少种苦恼,就有多少种委屈。我们在此只好将分析的视角聚焦到教育教学工作上来。在教育日常生活中,教师的委屈主要来自于以下三个方面:有了教学上的努力却不一定有学习上的成绩;有了学习上的成绩并不一定有他人的认可;有了他人的认可但并不一定就公平。我们分别将他们命名为专业委屈、管理委屈与评价委屈。作为教师,你总是很辛苦,可教育的成绩很难彰显,专业委屈就随之而来;在你的智慧与勤奋之下,班级管理与学生成绩都有较大的突破,但学校管理者没有关注到甚至视而不见,这就是管理委屈;学校管理者看到了你的成绩,也发现了你的辛苦,但觉得你的进步还没有别人大,这就是评价委屈。
  不管是什么委屈,我们总想弄清产生委屈的原因。可是,我们之所以把这些事情称作委屈,不仅仅是因为你得到的东西少于或者次于你认为应该得到的,更重要的是,你对这样的事情没有解释与修正的机会。面对委屈,我们越想知道原因,就越是苦恼;我们对产生委屈的原因越是想得深奥,委屈的程度就越深。其实,对于教师来说,委屈在理性上是无解的,而消解委屈的方法往往是感性上的释然。
  很多时候,造成委屈的真正原因无从知晓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只有用“难道山不过来,我还不能过去吗”的心态来面对委屈。有的委屈,是自己可以消解的,比如当学生误解了我们,就可以通过与学生的沟通来消解。而更多的委屈,是我们自己难以消解的。不难发现,对于我们能够消解的委屈,处理起来越是理性越好;可对于我们难以消解的委屈,就需要自己去接受事实与宽容他人了。其实,谁都不是圣人,即便是圣人,也很难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公正与妥当。
  委屈是无解的,也就意味着事件中的当事人或许都没有过错。比如瞎子摸象的故事,在我们这些明眼人看来,大象的模样一目了然。可对于那些无法看见、只能用手去感知的盲人来说,他们认为的大象就是像扇子、像柱子、像墙壁。这些盲人有错吗?当然没有。既然大家都没有过错,这就意味着我们在面对委屈时,不是把重点放在追究事件中的过错与责任上,而是放在事件的未来发展趋势上。这样既能消解当前的委屈,还能获得理想的解决办法。比如,当学生考试成绩不好,处理问题的最佳方式是家长、学生与教师共同商量,尽快弥补这次考试中暴露出来的问题,而不是过多地追究谁是问题的责任人。这样也给了责任人弥补过错或者过失的机会。
  要改变或者消除委屈,有时或许只是一种徒劳,最重要的是我们用多大的心胸来接受与容纳委屈。如果我们视野开阔了,心胸也就变大了,委屈在我们心中就只是一个点,一个让生活因为有了委屈而尽显精彩的点;当我们的视野狭窄了,心胸也就变小了,于是委屈在我们心中就成了一个球,一个让生活因为有了委屈而倍感憋闷的球。既然委屈的大小是我们无法决定的,那我们就只好改变盛放委屈的容器了。
  而如果将委屈放在更宏大与更长远的时空中,用背景来淡化委屈,用时间来稀释委屈,委屈在我们心中的位置也就越来越低,对我们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小。教师的课堂教学,是为了获得学校管理者的良好评价,获得学生与家长的尊重。但是,教育的使命远不只是眼前的好评与尊重,更重要的是孩子一生的成长与教师专业价值的实现,而这些往往会超越学校具体的评价标准,超出学生和家长对教师的评价视野。当我们专注于自己专业价值的实现与教育使命的完成时,任何外在的评价都只会暂时影响自己的心情,却不至于让自己委屈不已。作为班主任,你会为一时一地的不公正奖惩觉得委屈,可如果让你用学生十年甚至一生的发展来看待这件事情,你就会觉得今天的委屈轻如鸿毛,而对学生的管理与引导才是重如泰山。
  再者,如果将委屈融入休闲生活中,委屈也就不需要得到解了。教师的委屈多在教育教学的职业生活中产生:校长对自己的不公正评价,学生对自己的误解,同事对自己的排挤,等等。执意要在教育教学职业生活中求解,反而让教师越发觉得委屈。对于这些问题,如果不追问原因,可能大家还保有和谐相处的底线。因此,当我们在教育教学中面临委屈时,走出这种职业工作,回归日常休闲生活,在亲朋好友间的闲谈之中,在体育运动的狂欢之中,在艺术活动的熏陶之中,委屈也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,也因此有了更好的心情与期待,去面对未来的工作与生活了。
  对于可以改变的事情,理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;对于不可以改变的事情,感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在委屈面前,良好的心态远比无穷的抱怨更为有效,着眼于未来发展远比计较当前得失更为有效。前者让事情越变越好,后者只会让事情越变越糟。当我们把委屈化解到最小的时候,幸福也就变大了。(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  周彬)

 

教师要为自己减压

关于教师的委屈这个话题,也许教师最有发言权。张林春老师认为,这些事在教师的职业生涯中,或多或少都会遇到。张林春现在是北京市怀柔区教师进修学校的教研员。他说,我们的社会给教师行当冠以各种美丽的名号,教师职业很崇高、很伟大。然而,这个社会又是功利的,物质生活很重要,教师在付出后的所得,很难让人满意,许多委屈也在理想与现实的纠葛中产生。

 他认为教师的很多委屈都是因学生而起。比如,学生出去春游、参加社会实践或者逃学去游泳,都可能发生意外。重要的是出了事怎么去消除不良的影响。现在如果不是硬性规定,教师从心理上很难再积极主动地带学生出去活动。

 这有政策和社会环境方面的原因。教师的权利与义务应该是并存的,相关法律对教师权责的界定,应该很好地强调教师的主体地位。我们更多地规定了教师的责任,而忽视了他们在处理一些事情时的权利。比如,如果学生在课堂上捣乱,甚至有更不守规矩的举动,那么教师能做什么?按照目前的规定,只能是说服教育。学校里的校规也缺乏一个相对合理的规定。比如安全工作必须万无一失,这就给教师带来了一些压力。虽然很多教师的确尽心尽力地去工作,但最终往往不尽如人意。

 如果要化解教师委屈,张林春认为领导层面的作用非常重要。尤其是负责具体工作的校长、主任,在面对教师时应讲究人性化的管理。对于夹在领导和学生中间的教师来说,他们需要领导给予更多的人文关怀,也需要精神的激励和个人成就感。

 教师产生委屈的问题与领导的个人因素有很大关系。领导必须保持高姿态,无论教师对与错,都要保持心平气和的态度去处理和化解事情,讲求和谐氛围。从人文层面和社会层面来说,就是要保持集体的素质。要用人性化的制度去管理,要坐下来进行更深入的沟通,至少让教师得到心灵上的理解和安慰。

 从教师的角度来说,教师要提高自己做人的基本素质,要有宽广的胸怀,撇开自身职业来看也是如此。“在自己拗不过的时候,不妨想想阿Q精神,他有一点是值得借鉴的,那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。”

 教师要看开一些。“现在,毕竟我们所处的时代还有一些尚未解决的问题,不能站在现实中永远瞧着达不到的理想状态。因此,教师调整心态,为自己解压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改变不了世界,就试着改变自己。”

 张林春感慨道,以良好的心态面对现实,身心发展才会更健康。其他的,就由时间慢慢去解决吧。

编辑:郑祖武  漆志忠 校对:张宏

新闻编辑:谭中豪      2012/9/7    点击次数:2869  次    
友情链接